3月26日,接到在厦门打工的男青年小张的报案电话

简介: 3月26日,接到在厦门打工的男青年小张的报案电话,说自己好像被骗了,金额达到3万多块钱。

许多单身适龄男青年就打起了网恋的主意,心想着疫情结束就奔现,给小伙子美的。

可到了该奔现的时候,小伙子傻眼了。

3月26日,接到在厦门打工的男青年小张的报案电话,说自己好像被骗了,金额达到3万多块钱。

事情得从前段时间说起,小张因为到了适婚年龄也没给正经的女朋友,家里头也一直在催促。

小张因为这事情心烦,就约了同一个厂上班的工友陈某出来喝闷酒。

期间向陈某倒了倒心中的苦水,并让他给自己支支招。

事后小张自己都忘了当天说了什么,陈某却打来电话,说自己有个表妹叫诗诗,现在单身,人长得水灵性格还不错,说要介绍给小张。

小张一听那感情好啊,于是便加了对方的微信。

加了微信之后,小张确实也感受到了表妹诗诗的热情。

不仅在工作上对小张关心,还关心小张家长父母的身体健康。

小张因为恋爱经验匮乏的原因,一下子就陷入进去。

于是小张便提出能不能进行视频聊聊天,诗诗却百般推脱。

诗诗提出让小张帮忙换个新手机,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。

在诗诗的甜言蜜语和介绍人陈某的怂恿下,小张给诗诗转了第一笔钱,也是小张被骗的第一笔钱3500块。

收到新手机后,小张开心地再次提出视频聊天的请求。

可诗诗还是各种推脱,小张很是苦恼,于是再次找同为工友的介绍人陈某出来喝酒。

而且将你上次给他买手机的钱都先拿应急了,诗诗害怕你担心才没跟你说。

小张一听赶紧在微信上询问诗诗,诗诗说现在正在找亲戚朋友到处借钱。

3月26日,早上小张在微信上联系诗诗,发现自己已经被删除好友了。

打电话给工友陈某,也联系不上了,到工厂寻找却发现陈某已经不干了。


以上是文章"

3月26日,接到在厦门打工的男青年小张的报案电话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甘青宁科技网的其它文章